繁體中文 订阅Rss
发布一个需求
或者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内容

新时代呼唤更多好编辑

时间:2015-1-27 10:11:26 点击:266

摘要:“出版的本质是传播知识、传承文明,编辑在传播知识、传承文明的伟大事业中起着极其重要的核心作用,而随着出版的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这个作用会越来越重要。”在不久前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好编辑论坛上,凤凰出版传...

“出版的本质是传播知识、传承文明,编辑在传播知识、传承文明的伟大事业中起着极其重要的核心作用,而随着出版的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这个作用会越来越重要。”在不久前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好编辑论坛上,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小平如此深情表述。

在这场由百道网与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共同主办的论坛上,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编辑唐明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工作室主任董风云等80多位在业内颇具影响力的中青年编辑与俸培宗、海飞、董秀玉等老一辈出版人共聚一堂,聚光灯再次对准编辑这个易遭忽略和遗忘的群体。论坛上,在图书背后默默耕耘的他们成为主角,与各界分享他们的出版理念。

编辑是核心竞争力

吴小平在致辞中向编辑这个特殊的群体致敬,他说:“好编辑是一个优秀出版企业的优质资源、核心资源。一家优秀的出版企业一定是由许许多多的好编辑组成的,没有好编辑是肯定成不了一家优秀的出版企业的。好编辑的想象力、创造力和执行力是决定编好一本书的核心因素,也是决定办好一家出版企业的核心因素。我们出版人必须高度重视好编辑的作用,充分发挥他们的才能,放手让他们为读者创造好书,为社会创造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

“人类获得知识和技能,其中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通过出版。出版是人类知识的积累和传播的重要手段,只要有人类社会,出版永远存在。出版主要靠编辑,编辑是出版的核心。因此,我们的编辑起到了人类社会知识的采集、整理、积累和传播的责任,编辑的责任永远是重大的,永远是光荣的,人类社会的发展永远离不开编辑。”中国出版协会科技出版工作委员会主任俸培宗对《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说。

正是因为出版业的未来仰赖于更多的好编辑,所以才需要打造一个机制,让更多的好编辑涌现出来。谈到举办好编辑论坛的初衷,百道网董事长程三国表示:“如果说好书是中国书业的正能量,那么好编辑就是好书的核动力,好书背后除了好作者还有好编辑,但大家通常会把大多数注意力和光环给了作者,甚至是出版机构的老总,很少去聚焦那些甘于为人作嫁衣的编辑们。因此,建立一个好编辑的筛选、发现和推广机制,把好书背后的好编辑挖掘出来,为新入出版业和有志于从事编辑行当的年轻人提供学习参照是非常必要的。”

当好编辑乃是天职

什么样的编辑算是一名好编辑?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标准。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会长邬书林用一连串的排比句道出了自己心目中好编辑的标准:“一个好编辑应当忠于祖国、热爱人民,把通过传播知识、传递信息、传承文明去推动国家发展、人民幸福作为终身不懈的追求;一个好编辑应当怀着对知识的敬畏、对文化的追求,精心编好每一本书、每一篇文章,让自己的作品能经得起科学的拷问,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一个好编辑应当是科学文化知识的组织者、传播者、质量控制者,他们把知识作为一个产业,作为一个国家发展的重要资源,使它在经济社会的发展、人的素质的提高、教育和科技各项工作中发挥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一个好编辑必须品德高尚,并且通过作品把自己高尚的追求传播于世,使社会文化水平得到提升,人类的心灵得到净化;一个好编辑应当是与时俱进的,应当随着社会的发展、知识的进步不断地完善自己。同时,一个好编辑还应当懂经营、善管理、会交往,这样编辑工作才能更好地发挥出版的社会功能。”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认为,好编辑是有使命感的人。在其主旨演讲的《好编辑的使命——思想即市场》中谈道:“图书产品的功能价值本身就在于思想,图书装帧设计都彰显或服务于思想,所谓的市场就是需求,所谓的需求就是价值满足。对于图书这种产品而言,其价值来自于内容,因此内容价值就是市场。出版人的使命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用思想推动社会进步。编辑不是一般的责任,是天职,我们做编辑,上天就赋予我们这样的责任,我们选取好的内容,选取好的思想,让这些思想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乃至人类社会的进步。”

老出版人董秀玉的标准则相对简单,她认为好编辑一定要踏踏实实,并且充满幸福感。“我做了50年的编辑,到现在还是恋恋不舍,看见一个好的题目,看见一本好书就特别兴奋。”她说。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认为成为一个好编辑,除了要学习,要看书以外,还要有坚守的自觉,包括坚守对这个行业的敬畏之心,坚守行业的良心和职业准则。“与此同时,还要有享受,我觉得一个职业如果给自己带来很多快乐,就是一种享受。用心去编每一本书,它可能成为养眼、养心的‘神器’。”颜小鹂表示。

编辑黄金时代来了

近些年来出版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面对数字出版的冲击,许多人都感叹市场难做,出版好书不容易。对此,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龚湘海深有感慨:“作为一名编辑,我们面临着种种考验,为了一本本书,为了一个个作者,为了一年比一年更为艰难的图书市场,我们都笑过,都哭过。”而老出版人海飞的调子则乐观的多:“出版业的第一个十年黄金时代结束后,经过两三年的低迷,2014年全世界纸书市场销售开始回升,比如童书市场的增长率重新超过10%。这说明在互联网时代,纸媒出版完全有可能再争取第二个十年的黄金时代。”

而台湾大雁出版公司董事长苏拾平则自认是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他认为一方面畅销书可遇不可求,今日的出版人很难得到赚大钱的机会,另一方面随着渠道中盘的霸权日益衰落,真正优秀的好书渐渐成为市场的中流砥柱。他认为出版人应该放平心态,不强求畅销书,踏踏实实地做一些真正的好书,积小胜为大胜,以时间换空间。

“诚如美国《出版商周刊》上面的一篇文章标题所言,《Print is Back》,纸书回来了。”苏拾平认为这件事情非同寻常,因为这个消息来自美国,美国是当前电子书市场最发达的国家。前几年纸书一直在下降,2014年开始回升,不是码洋回升,是销售册数回升2.4%,这很不简单。他说:“尽管我们还不能确定这是否意味着纸书、电子书市场的此消彼长达到一个新的均衡,或者说纸书市场的回升能成为新常态。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消息对好编辑以及实体书店图书导购员来说,我觉得应该是福音,也让我们有信心越做越好。”

责编:孟涵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